猛求关注的生物质发电

猛求关注的生物质发电

近几年来,生物质发电一直不温不火(www.Lu9.cn)。

当然,在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政策的支持下,生物质发电也曾火爆过一段时间。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补贴拖欠加重,国能生物和凯迪生态等企业的没落,整个产业链陷入了沉寂。

2018年发布的《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第七批)的通知》(财建〔2018〕250号)显示,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项目正式从国家补贴目录中剔除。

根据近日发布的《关于检查可再生能源法实施情况的报告》显示:“‘十三五’期间90%以上新增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补贴资金来源尚未落实,截至2018年底累计补贴资金缺口达2331亿元”。

有荣耀也有耻辱

生物质发电还是有荣耀时刻的——“2018年,我国生物质发电总装机容量已达到1784万千瓦。《2019中国生物质发电产业排名报告》称,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生物质发电装机规模已经实现全球第一。

图源|网络

据数据显示,我国生物质发电的年发电量约为800亿度,占我国年总发电量的1.4%。

中国生物质发电产业虽然发展前景广阔,但发电能力依然较低。

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在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中只占0.5%的份额,远低于世界平均25%的水平。

图源|网络

生物质发电的盈利能力亟待提高

规模较大的农林生物质发电项目系统复杂,实现高自动化往往需要更大的经济投入,导致投资回报周期延长。

生物质发电资本投资市场一片萧条,项目规模和资金投入量制约了企业的积极性。

另外,农林废弃物发电和垃圾发电同归为生物质发电,受到的待遇也可谓是冰火两重天。以城市生活垃圾为燃料的垃圾发电项目,深受投资商的追捧。因为垃圾电厂不但享受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还要享受地方政府垃圾处理费的补助。但以农林废弃物为主要燃料的生物质发电项目,处理农林废弃物不但没补贴,而且还有秸秆燃料收购和运输成本。即便是拿到电价补贴,电厂基本上也只是微利,大部分收益都被燃料成本所吞噬。

中国生物质能源产业联盟常务副秘书长张大勇曾表示,我国生物质能源企业收入,约有50%来源于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

另外,时不时就有消息称「可再生能源补贴2021年或将全面取消」这更加助长了资本市场的逃离。

这也让生物质发电产业链给人一种“不思进取,只靠补贴”的形象。

实事求是的讲,生物质发电项目无论是在供电、供热、供能方面,都要比风电和光伏更加稳定。在国家大力推动绿色电力市场交易的时候,生物质发电不应该也不能缺席。

技术引领

我国大多数生物质发电技术尚处于初级阶段,并且在核心技术领域缺少自有知识产权,生物质能技术的产业化和商业化转化程度低,缺乏持续发展的动力。因此,生物质发电正面临着一些需要认真研究和积极解决的问题。

可喜可贺的是,在技术方面也终于有了突破——我国首个生物质耦合发电示范项目试运行。

日前,哈电集团哈尔滨锅炉厂有限责任公司总承包的国家首台66万千瓦超临界燃煤发电机组耦合2万千瓦生物质发电示范项目顺利通过了168小时试运和性能考核试验,各参数达到设计要求,负荷达2.5万千瓦。

通过项目建设,哈电锅炉解决了正压给料系统的连续稳定给料,填补国内生物质微正压循环流化床气化技术空白,摸索出了针对不同生物质燃料特性的运行经验和压块秸秆气化炉输灰与排渣设计基础数据,为生物质耦合发电的全国推广奠定技术基础。

这是一个好的开端——例如,黑龙江省发改委近日一次性批复了10个生物质发电项目。

生物质能源行业要加强与能源、财政、价格、生态环境等部门的沟通协调,促进生物质发电产业加速发展。

主营产品:膜结构停车棚,膜结构场馆系列,景观张拉膜系列,钢结构厂房系列,门庭收费站系列